加大对先进技术和研发机构的引进力度

2019-06-20 19:39

积极探索负面清单的管理制度。将负面清单的管理原则贯穿于促进外商投资和本国企业的发展中,采取非禁即入的方式,简化审批手续,放开投资领域,促进开放型经济的规模总量跃上新的台阶。支持京津冀、珠三角、长三角等有条件的地区,以及高新区、经济技术开发区等加强与上海、广东、天津、福建自贸区的积极对接,进行制度上的先行先试。围绕复制推广自贸区改革试点经验,建立更加紧密的部门协调机制,加强对自贸区改革措施研究,加快复制推广工作。

《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》提出要“坚持内外需协调、进出口平衡、引进来和走出去并重、引资和引技引智并举,发展更高层次的开放型经济”。为实现这一目标,“十三五”期间,我国应积极抢抓战略机遇,加快推动开放型经济转型升级,实现五个方面的转变:从以商品贸易为主向商品与服务贸易并重发展转变,从被动参与国际资源配置向主动进行国际资源配置转变,从边境开放向境内开放转变,从主要依靠土地、劳动力等要素禀赋优势向培育国际竞争新优势转变,从产业、产品等物质领域开放向适应全球经济规则转变等。为实现以上目标,建议采取以下措施:

建议重点加强物流、计算机和信息服务、金融、文化、咨询、分销、研发、旅游、住宿餐饮等领域的服务贸易。探索服务贸易在开放领域、相关政策、监管体系、配套措施等方面的制度创新,建立服务贸易监管体制和促进机制。外贸相关监管部门应积极破解跨境电子商务、外贸综合服务企业、市场采购贸易等新兴贸易业态和商业模式在通关、检验检疫、退税等方面遇到的障碍,优化通关、融资环境,促进其尽快成为外贸新增长点。利用与周边国家和地区的良好经贸关系,开展长期的服务贸易合作机制,面向全球推介中国服务贸易的优势领域。

一是以产业链高端、技术创新环节以及生产性服务业作为引资重点。“十三五”时期可围绕“中国制造2025”的战略重点,加大对先进技术和研发机构的引进力度。大力推进生产性服务业领域利用外资,重点引进研发设计、电子商务、金融结算、融资租赁等领域外资。二是完善和制定地方外资法规政策,建立以投资者和外资企业信息公开制度为基础的事中事后监管体系,完善政府部门信息共建共享平台。三是注重引资与引智相结合,研究制定“十三五”国际化专业人才引进和培养政策,积极吸引高端人才创新创业,引导人力资源在国内有序流动。

推进境外经贸合作载体建设,组织与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经济合作对接活动,完善“一带一路”投资信息化服务平台。加强境外投资外汇管理信息化建设,完善境外投资统计监测系统,提升监管手段和监管效率。尽快制定境外投资保险制度,为企业在境外投资可能遇到的风险提供保护。加强金融机构与企业之间的积极对接,支持金融机构率先加大“走出去”步伐。鼓励行业相同或相近的企业,以及处于产业链上下游的企业,联合起来走行业集团化的道路;也可以选择一些具有一定规模和竞争实力的企业为龙头,形成“核心+外围”的跨国经营集团,一方面为广大中小企业提供“走出去”的机会,另一方面增强核心企业的抗风险能力。

当前,尽管我国的开放型经济发展迅速,但也存在着一些问题,突出表现在两大方面:一是开放型经济规模开始下降。据海关统计,2015年前11个月,我国进出口总值22.08万亿元人民币,比去年同期下降7.8%。其中出口12.71万亿元,下降2.2%;进口9.37万亿元,下降14.4%。利用外资也受到较大影响。二是开放型经济结构有待改善。在对外贸易方面,存在着服务贸易占比较小、高新技术产品出口比重不高、新兴市场开拓力度不足等问题;在利用外资方面,存在着服务业外商投资比重仍较低、高端制造环节外商投资较少等问题;在开放的区域结构上,仍存在较为明显的区域差距,而且区域内部的开放程度不高,各行政区之间存在一定的贸易壁垒等。

通过开放型经济相关监管、审批、财税、金融、行政管理等方面的改革,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方面的决定性作用;减少对企业的行政性干预,通过市场优胜劣汰提高企业的生产效率和创新能力;打造政府主导的公共服务型对外开放综合服务平台,支持各类中介服务机构和各类平台类企业发展。加快各区域都市圈统一市场体系建设,选择有条件的都市圈,指导协商制定“都市圈统一市场体系建设协议”。放开投资领域,明确“十三五”期间公共领域开放计划,允许民营资本进入。借鉴负面清单的方式进行产业政策的制定,让市场决定产业发展要素的流动方向。优化各项政策的制定流程,邀请企业参与政策的决策与制定。